北冥溦.黯

=风烟柔/北冥溦


北海,溦雨,笑。

你看我一直在笑,光影太过繁杂,我喜欢黑暗。



我随便写写、画画,你随便看看。

来者是客。


一切随缘。



大湿胸:Q弹皮蛋【澹台辟丹】

二师兄:风腌肉【风烟柔】

三师弟:白粥【白舟】

我们是皮蛋瘦肉粥组合!

【追仪】蓝流苏(十二)

  1.追仪
  2.刀糖不定,慎追慎食。
        3.马上要报道了,三次元处理的事务比较多,随缘更新,别打我。
  
  
  “景仪你跑哪里去了?我一早起来便见你不见了,可是让我好找。”
  
  蓝思追看着不远处蹲在院子里和兔子大眼瞪小眼的人,连忙走过来站在那人身边语气略显担心的说道。
  
  地上蹲着那人似是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嘟着嘴鼓着脸瞪着眼前的一只兔子。突然伸手扑过将那白兔扣在怀里,随手抹掉额头脸上刮蹭上的草叶泥土,另一只手拎着两个兔子耳朵将怀里的兔子掏出来。跪坐的地上看着手里的兔子,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就好似报了什么仇一样。
  
  “好嘛,终于让我抓到你了!就是你这个小混蛋当初啃的我对吧?这就把你送出去烤了,就问你怕不怕吧?敢欺负到本大爷头上来,我这就让你知道什么人是你能惹的,什么人是你碰都也不能碰的!”
  
  站在那人身后本想出言阻拦的蓝思追闻言一愣,似乎以前也有个人在他面前说过同样的话。也是这样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只留给他一句话。
  
  “这个人有我罩着,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人是你们能招惹的,什么人是你们碰都不能碰的!”
  
  错觉么?
  
  蓝思追在那人转过头望向他的一瞬间错愕的笑笑。
  
  蓝景仪愣愣的看着身后那人,随即一骨碌爬起来对人咧嘴傻笑着,开口便是唤起那人名字。
  
  “思、思追、是你啊,诶嘿嘿嘿……”
  
  温润少年收敛了刚刚莫名其妙的心思,言行举止面上表情恢复了往日谦和的模样。两步靠近那人,伸手理了理人额前凌乱的碎发,掏出手帕在人脸上轻轻擦拭着,边擦边柔声询问道:“景仪这是在做什么?”
  
  被人略显亲密的动作搞得有些不自在,脸颊上明显的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耳边传来那人轻声的询问,若有若无。恍恍惚惚失神了几秒,待到反应过来那人问了什么,将抓着兔子的手匆忙背到身后,眼中尽是做错事被人发现般的慌乱。
  
  “没、没什么,思追你怎么在这儿?”那被人揪着耳朵的兔子趁人手中有些失力,扑腾着从人手上挣脱下来,跳到地上抬脚呼噜呼噜头和耳朵,对着那人晃晃屁股上的毛球尾巴便一跳一蹦哒的跑开了。“你!别跑,给我站住!”
  
  作势要去继续去追那兔子,被身旁的人一把拉住,那人忽然很认真的看着蓝景仪,问道:“我刚才还没问你一件事。景仪,你……怎么穿着蓝家子弟的衣服?”
  
  “这个啊,是泽芜君给我准备的,我在你房间翻出几件衣服随便穿了下就出去了。半路撞见了泽芜君,当时给我吓一跳,你知道么思追!”那人似乎越讲越来劲,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起来,“然后我就发现泽芜君这人果真温柔,性格也很好!不但没有说我什么还带我换了这套衣服,说什么既然也要生活在云深不知处就要遵循蓝家的规矩,像我昨天那样夜游加衣衫不整是要被罚的。”
  
  蓝思追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心下里想是不是家主以看出这人的身份,不戳穿也不提醒,可能是觉得他并不会给这里带来什么损伤吧。云深子弟众多,多这一人不多,少这一人也不少,这人还有自己可以照料,便是就这样收了他吧。
  
  正出神,那人突然凑到蓝思追面前神神秘秘的对他说道:“思追,我听说,你们这里做错事的人是要罚抄家规的你们家家规多少?拿来让我瞧瞧好不好?”
  
  蓝思追望着那张突然凑近的脸,回过神,闻言情不自禁的跳了一下眉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景仪很想知道?那你,跟我来。”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