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 ̄- ̄)@

【追仪】蓝流苏(十一)

  1.追仪
  2.刀糖不定,慎追慎食。
  
  
  
  “你会不是打算就睡桌子了吧?”
  
  床榻上的少年再次裹好被子望向那人,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占了人家睡觉的地方,但又不能真的妥协自己就这样和人一起睡,于是一脸纠结不知所措。
  
  蓝思追笑了笑,转回头不再同他讲话,收了收袖子便伏案而眠了。
  
  夜半,月光透过窗子将窗前的一人一花笼罩在朦胧的晚风夜色里,也不知那人是否真的已经睡去,静谧的夜传来人轻微的鼾息。
  
  翻身下床,娴熟的在人房间里找到那人储放衣物的箱子,就仿佛是在自己房间一样。蓝景仪随意掏出了一件纯白的衣袍穿在身上,随意的拍拍肚子掐掐腰发现那人的衣服自己穿着依旧非常合身,便满意的伸了个懒腰。
  
  想起之前蓝思追和他说没有衣服,蓝景仪站在衣物箱前翻了个白眼撇撇嘴小声嘀咕着:“你有没有衣服我还不知道么?一天到晚就知道调戏我!”
  
  忽然余光瞥见那箱子里的角落放着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精致的小盒子,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个小盒子拿了出来。
  
  那盒子是红檀木所制,丝丝缕缕还带着檀木特有的香气。蓝景仪用手轻轻抚摸过盒子表面,上雕着各种繁复的花朵纹路和一个特大的太阳纹。他面无表情,却迟迟没有打开那盒子,就仿佛在一瞬间已经知道了里面是什么东西。
  
  盒子上的纹路,雕刻的是一个已经消失的家族的家纹。
  
  但他还是打开了,里面放着一套整整齐齐的衣物,红白相间,花纹似火,一眼望去便觉气势磅礴,二眼却莫名觉的独孤天下的荒凉与寂寞。
  
  蓝景仪叹了一口气,缓缓合上盒子将其又放了回去。
  
  那是炎阳烈日袍,大概,也是这世上最后一套炎阳烈日袍。
  
  看了看睡着正鼾甜的人,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静悄悄的离开了这个房间。殊不知,桌案上那人在木门关上的一瞬间倏地睁开眼睛,仿佛这一夜他从未睡去。
  
  寒室——
  
  “弟子蓝景仪,见过家主。”
  
  “我想你也该回来了,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
  
  蓝曦臣的桌案上放着一套蓝家的衣袍、两个出行的令牌、以及一把佩剑。令牌上各有两个人的名字,一曰“思追”,二曰“景仪”。佩剑剑鞘上刻有两字,名曰“碧落”
  
  蓝景仪看着面前的这些东西,一时间竟百感交集。伸手拿过那把熟悉的佩剑,剑柄处挂着的淡蓝流苏上似乎还能看到那个人亲手将其挂上的影子,每根线上都还散发着那个人掌心的温度。
  
  这剑名是你起的,这流苏是你系的,我们的约定我一个字也没有忘,既然你选择失忆、选择遗忘过去,那我就同这云深百人,陪你做戏到底。
  
  “我回来了,来见你了,思追。”他低声呢喃着。
  
  “欢迎回家,景仪。”蓝曦臣伸手拍拍人肩。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