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 ̄- ̄)@

【追仪】蓝流苏(九)

  1.追仪
  2.曾用名《拇指“姑娘”》
  3.刀糖不定,慎追慎食。
  
  
  
  那男孩儿被眼前人的行为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忽然看清人衣服上的花纹,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地上那缩成一团哆哆嗦嗦胡言乱语的人,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这是、这是炎阳烈日袍!?你是温家的人?”
  
  那男孩儿缓缓朝他走过来。
  
  “温家人不是都死光了么?”
  
  男孩儿俯身扯住他的脖领强迫他站起来。
  
  “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看着男孩儿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满脸的泪水。
  
  “你怎么不说话了?”
  
  他挣脱开男孩儿的手,一下子没站住惊恐的坐在地上,拼命的往后躲去,但还是被那男孩儿踩住了衣袍,无处可逃。男孩儿猛地将他扑倒,那张稚嫩的脸一下子在他面前放大了好几倍。
  
  “你,姓温,是温狗!”
  
  我……
  
  “我不是!!!”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胡乱摸着自己身上的衣物,发现是自己纯白的里衣后,缓缓舒了一口气。
  
  梦中那男孩儿的长相依旧令他熟悉万分,但在梦里看的清晰的面容在此时此刻一下子变得模糊不堪。
  
  蓝思追有些失神的坐在床榻上,半响,将脸深深的埋进了掌心里。
  
  “我怎么梦见自己变成温家人了……我明明,姓蓝啊……”
  
  
  静室——
  
  蓝忘机端坐在长案前,一手执书一手执笔。另一人则随意的躺在地席上,叼着一根草枕着两手,望着天花板似乎是在思索什么。
  
  “我说蓝湛,你们真的打算让那臭小子去送死么?”
  
  “讲真,我是舍不得。”
  
  魏无羡伸手取下嘴里叼着的草,单手撑地从席子上坐起来转头看向那默不作声的人。
  
  察觉到人的视线许久不曾移开,蓝忘机顿了顿,放下笔合上书,垂眸低声应道:
  
  “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容不得别人插手。”
  
  “可是,二哥哥,当年你我都在现场,你看到了,就算思追想死,那孩子也不会同意的啊。”
  
  魏无羡咬了咬下唇,转过身子背对着人,洋装随意的口吻说道:
  
  “思追可是温宁的侄子,他们想要那孩子的命,就不怕温宁再次不受控制么?”
  
  “魏婴!”
  
  略显警告意味的叫了一声面前人的名字,随即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该来的,终是要来的。你帮他,反而是害他。思追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所以,我相信他的选择。”
  
  魏无羡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回过头来看着那人,那人也看着他,眼神没有一丝波动。
  
  “但是他,现在依然不愿意醒过来,依然不愿意面对现实啊。那些人还能给他多少时间?算算日子也就四个月了吧?”
  
  魏无羡只是紧紧按着长案,看着案后那面容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的人,微微咬牙说道。蓝忘机垂眸,清楚的看见几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人掌心下的长案案面上裂开去了的纹路遂渐变得不可收拾,皱眉猛地攥起人手腕将人带入自己怀里。
  
  “思追,一直都是个很清醒的孩子。”
  
  “我……我就是……”
  
  “嗯,我也舍不得。”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