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 ̄- ̄)@

【追仪】蓝流苏(八)

  1.追仪
  2.曾用名《拇指“姑娘”》
  3.刀糖不定,慎追慎食。
  
  
  
  “好些了吗,咬咬?”
  
  蓝思追一脸担忧的拿着水壶看着面前的花盆,空中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让人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个龇牙咧嘴、满脸不情愿的少年脸庞。
  
  “蓝思追!你想淹死我么?”
  
  湿答答的叶片在它身上扑凌凌的狂扇不止,被迫装盛着些许清水的花朵里,水珠一点一滴的往下掉落着。再配上那“人”的话语,活像脑海中的那个少年被泼了一头的水一样。
  
  想想那样子看起来着实好笑。
  
  蓝思追也确实没忍住笑了出来,不顾那人的反对还笑出了声。忽然愣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最近发自内心的笑容越来越多了。是因为咬咬的出现么?蓝思追抬手抵在唇边,眯着眼睛,歪歪头轻笑了一下。续而微不可闻的摇了摇头,轻轻叼起手上的一小块肉皮默不作声。
  
  卯时至,阖眼,入梦。
  
  云深不知处正院——
  
  他身着一身带着红色炎阳图纹的衣袍,干净的像只刚刚出锅的小包子。只是那衣袍太过于宽大,不合身的长,他小小的一只窝在里面,从后面远远望过来好似只有衣袍在地上缓缓移动,看起来还怪吓人的。
  
  “站,站住!你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男孩儿微微颤抖着身子,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十分普通的驱邪灵符,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对他喊道。
  
  薄凉的微风在两个人之间徐徐吹过。
  
  细长的白色飘带系在男孩儿的额头,漂亮的云纹在飘带上若隐若现,一身蓝白色的等身衣袍随风摆动,活脱脱一个小世家公子的模样。
  
  男孩儿瞪着眼睛看着不远处那一团不停扭动前进的宽大衣袍遂渐移至一个较大的水坑旁,咬了咬牙,从地上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朝人旁边的水坑丢了过去。
  
  噗通一声,惊的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盛夏时节,百草盎然,百花争艳,虽然这里的花绝大多数都是偏向清冷色调的。
  
  这几天,这里下过一场大雨,似乎是昨日才晴。雨后的庭院内,空气里散发着泥土的清香,树叶滴落着凝结的雨露,地上还有着那些坑坑洼洼的积水。
  
  他被吓得不敢乱动,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也不敢回头去看是何人叫住了他。
  
  男孩儿心下里觉得奇怪,小心翼翼的绕了一圈走到他正面的不远处看着他,然后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却也有些失望收起了手中的灵符朝他走了过来。边走边小声抱怨着:
  
  “原来是个人啊,我还以为终于遇见什么邪物了呢!倒也是,这里可是云深不知处,先生还有家主他们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让邪祟闯进来?”
  
  他看着那个朝他越走越近的男孩儿,当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半步。怀里一直抱着的兔子一下子挣脱了他的桎梏,而他却像是快要被拖进一个无法挣脱的牢笼一般惊慌失措。
  
  “那个,你是谁,怎……”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干过坏事,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他抱着头蹲下,泪水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