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 ̄- ̄)@

【追仪】蓝流苏(六)

  1.追仪
  2.曾用名《拇指“姑娘”》
  3.刀糖不定,慎追慎食。  
  
  
  
  “家主……”
  
  急急忙忙站起身来,脚跟不小心踩到那宽大衣袍的一边,差点仰面摔过去。
  
  蓝曦臣伸手扶住他,微不可闻的叹口气摇了摇头。
  
  “你且回去将衣服穿好,一会儿到寒室来找我。”
  
  “是。”
  
  待那人离去,蓝曦臣朝着刚刚那人一直望着的方向望去。那是西北方,距此地七百里地方有一座山,名曰“芍华”。
  
  三年前,那里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屠杀,伤亡人数不过三十余人,却引起了仙门百家所有人的注意。
  
  寒室内——
  
  “弟子蓝思追见过家主。”
  
  规规矩矩的束发,正正当当的抹额,一尘不染的家袍,那人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走进寒室,对着坐在桌案后专心抚琴的蓝曦臣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抚琴的人没有回应他。
  
  蓝曦臣修长手指缓缓的在自己的古琴上轻抚游走,却没有弹出一个音节。
  
  半响,一串连贯的琴声在房间里响起。
  
  是《问灵》。
  
  “汝可在否?”
  
  蓝曦臣的琴音如此问道。许久,没有答复。
  
  依旧保持着行礼姿势的蓝思追微微垂眸,轻笑着淡淡开口:
  
  “家主可是觉得思追身边有什么亡灵之人?”
  
  蓝曦臣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他没有就他的问题来回答,而是略显担忧的对他说道:“近日可曾下山夜猎?”
  
  “几日前曾下山,与金宗主偶遇。”
  
  “何处?”
  
  “芍华山内。”
  
  蓝曦臣哑然。
  
  “思追,近日……就别下山了,有什么事情,就交给门中其它弟子去做吧。他们也需要锻炼的机会。”
  
  “是。”
  
  “好了,你走吧。”
  
  “是。”
  
  见那人走后蓝曦臣觉得自己有些头疼,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身后不远处的屏风里缓缓走出一人,随即在蓝曦臣面前静静的坐下一言不发。
  
  半响,才皱眉出声:“兄长?”
  
  蓝曦臣放下手看着面前的自家弟弟,思索了一下问道:
  
  “忘机,你近日可曾见过思追这孩子下山?”
  
  “未曾。”
  
  果然。
  
  蓝曦臣从衣袖里抽出一个令牌状的东西放到桌案上。那是云深不知处出入的媒介,上面刻着蓝思追的名字。
  
  “思追这孩子,做不出偷窃之事。既然你没有看见他下山,那他就一定没有下山。”
  
  “嗯。”
  
  “那孩子也快回来了……”
  
  “嗯?”
  
  蓝曦臣又抚上怀中的古琴,轻轻拨了两个音。
  
  “最近一段时间,那孩子不在思追身边。”
  
  “那盆花么?”
  
  蓝曦臣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起身,抱着琴走门口门外正对着的方向正好是西北方。
  
  “也许是吧。但三年之约也快到了。”蓝曦臣转头对仍坐在那里的人淡淡一笑,“忘机,毕竟他是你带回来的孩子,这么多年了,你舍得么?”
  
  坐在那里的人和蓝曦臣有着极为相似的容貌,但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却是生生让人觉得,这人多出了些许不近人情的淡漠。
  
  “他自己做的事请,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这是三年前他自己和百家许下的承诺,兄长,莫意气用事。”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