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 ̄- ̄)@

【追仪】蓝流苏(三)

  1.追仪
  2.曾用名《拇指“姑娘”》
  3.刀糖不定,慎追慎食。  
  
  
  
  这花一养便是三月。
  
  清晨的微光透过窗子照在精致的花盆上,流云样式的繁复花纹在瓷面上莹透折光,几声玉鸟鸣啼,经过雕花的檀木窗前,清脆可爱,婉转动听。
  
  蓝思追从床上坐起,抬手揉了揉眼睛,不经意的朝花盆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穿起衣服。穿到一半,手里动作突然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动不动。蓝思追的目光再次随着头部的移动落在了窗前的花盆上。
  
  终于挣脱花萼的束缚,蜷在一起的花瓣欲开未开,大部分还是尽显纯白,只有花尖的地方略呈淡蓝色。晨露挂在桃心状的叶尖上,少顷,便滴落在花盆下的木案上,晕染开圈圈点点的深褐色。
  
  匆忙穿好衣袍,顾不及床上的被子,一个箭步冲到了花盆前眨着眼睛,像个快要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将眼前的花朵打量个仔细。
  
  半开半卷,羞答答的,还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抬手想要触碰那花朵,手指快要接近时,那花朵竟突然转到了另一边躲开了他的手指。
  
  蓝思追愣了一下,缓过神来,发现那花朵的位置并没有变。
  
  刚刚眼花了么?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
  
  蓝思追在心里不停的询问自己,最终觉得肯定是自己刚刚眼花了,不然一株植物怎突然能动了?还成精了不成?
  
  收回手,自嘲的笑笑,转身将床铺收拾好,又理平了刚刚匆忙穿衣而弄出的褶皱。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脸上又挂上那面具一般温和的笑容,抬脚迈出门槛,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晚上,那人归来。与往日不同的是,蓝思追的脸上并没有显露出疲惫的样子,反而笑得比以往哪次都要开心。他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的坐在窗下的桌案前,毛绒绒的脑袋枕着一只手臂伏在案上,而另一只手忍不住再次朝缓缓那株花探去。
  
  嫩绿的叶,卷住了那人即将侵犯过来的食指。
  
  蓝思追瞬间僵在了那里。
  
  “干嘛啊,今天早上就想对我动手动脚的,没看到我不乐意么?本来以为你会像平常一样婆婆妈妈的说一堆,没想到你今天这么安静,搞得我都不习惯了!”
  
  十分活泼的少年嗓音突兀的在蓝思追的房间里响起,就好像从窗子外翻身跃进一位少年郎,一拍那伏案呆愣的人的肩膀将人唤醒。
  
  下意识的抬头朝窗外望去,朦胧月色,点点星光,风影徐徐,过往如梦。好似刚刚的声音也只是自己想像出来的幻听。
  
  于是起身想去休息,奈何那绿叶仍卷着自己的食指不肯放开。
  
  “你今天怎么了?连一句话都没有想对我说的么?不是你之前心心念念着要我快点开花的么!”
  
  那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竟是带上了些许委屈的语气。
  
  蓝思追眨眨眼,确定自己不是幻听后,慢慢俯下身子,将头缓缓朝那株会讲话的花凑过去,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
  
  “你是……咬咬?”
  
  猛地被甩开手指,蓝思追的第一反应是,这花力气真大……
  
  只听那少年似乎有些羞愤的对他喊道:
  
  “住口!谁要叫那种蠢名字啊!”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