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 ̄- ̄)@

三月【雷安】

 午后的蝉鸣总是让人有些心烦意乱,单手撑着头望向窗外,一名少年刚好经过。那人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朝这边偏头看了过来。被发现了吗?于是略显尴尬的朝人笑了笑,收回了目光。

  暖暖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在他姣好的侧脸上,带着柔和的色彩。微微低垂着眉眼,睫毛轻颤着扫着眼前的暖光,看不见的细灰掉落在在睫尖上,复而被轻轻抖掉。执笔的手在课本与笔记本间来回移动着,小幅度的张了张嘴,撑头的手便遮了过来。如此温热的季节里,教书声混合着蝉鸣萦绕在耳边,天气正适,难免有些倦意。

  “安迷修,身为班长的你居然也会上课睡觉?真没看出来啊。”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动了动眼皮,勉强睁开双眼。抬手揉了揉眼睛,看清面前一脸笑意的人,瞬间清醒了许多。

  “雷狮?你怎么会在我们班?班里人呢……”

  都放学了,我的大班长。雷狮翻了白眼,看着人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翘起二郎腿,抱臂歪着头看着他,挑了挑眉。“怎么,不欢迎我?”

  瞅着他的眼神里有些倨傲,咧着嘴角故意摆出狰狞的表情。但这些并没有吓到那人,反倒在对方眼里却是有点迷人的帅气不羁。

  “没,你今天不排练吗?”拍了拍脸,理了理思绪,转头看向后面墙上的时钟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放学有一段时间了。

  “帕洛斯他们有点事,今天社团休息。”

  起身很自然的拿过人的书包,反手单肩背上。雷狮看着还坐在那里的人无奈的戳了戳他的额头,告诉他再不走隔街卖冰淇淋的就要走了。

  看人直接拿起自己的书包,刚想说“我还没收拾呢”,空荡荡的桌面便让他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帮自己收拾完了。脸上带着一丝因不好意而泛起的红晕,看着人傻笑着抬手挠了挠脸颊。

  “呆子。”侧身斜睨了人一眼,轻轻说道,“你不走我走了。”说完发现人有些可爱的表情,连忙转身就走,生怕被人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诶诶诶!雷狮你等等我啊!走那么快干什么。”安迷修连忙追上前面快步走掉的人,一手拍在人腰上,见人停下来皱眉看他,他便把手插进校服兜子里眯起眼睛对人灿烂一笑。

  “我说呆子,你可不可以不要笑的这么蠢?”雷狮很是嫌弃的走到人面前,然后顺势站到他身旁和他一并走着。

  两人的距离不大,两条白净的手臂总是在不轻易间发生摩擦和碰撞。走了一段路后,雷狮在人看不见的角度里轻轻咬了咬下唇,那条看起来更结实有力的手臂看似随意的拉住另一条的手腕。长久的沉默无言的结果是两人直到出了校门也没有说一句话。



——————————————————————
去年死于肚子里的胚胎刀。

嗯,没错,原本是个刀。

我把他扼杀在摇篮里了。

你们现在看到的是刀尖上的糖段子。【别BB了。】

至于原来它是个什么样的刀,我们就不要管他了。【……】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