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风烟柔/北冥溦


北海,溦雨,笑。

你看我一直在笑,光影太过繁杂,我喜欢黑暗。



我随便写写、画画,你随便看看。

来者是客。


一切随缘。



大湿胸:Q弹皮蛋【澹台辟丹】

二师兄:风腌肉【风烟柔】

三师弟:白粥【白舟】

我们是皮蛋瘦肉粥组合!

追随者

1.雷卡
2.是糖不是刀,是刀自杀。x
3.之前那个搞事的条图居然有那么多人喜欢啊,还真是吓到我了呢。【←说过千撞豆腐的某只。现在豆腐已经在路上了x】
4.想要这个的条漫,我不管,盯。x
@罗权法则




  有些事情哪怕你拼了命的在挽回,有些痛苦也只能你一个人咀嚼。

  
  明明知道生气没有任何作用,,泪水更是最无能的表现,可你无法冷静,那些有意无意的针对在此时在你心里烙下了最深刻的印记。
  

  你甚至想过逃避。那些嘲讽的声音和怪异的目光不会因为你的沉默或放弃而销声匿迹,你又不能改变别人,你能改变的只有你自己。

  
  到底是什么让你走到这一步?又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有些话你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甚至到最后你才明白,没有必要去说。

  
  伤心至极了,你也只会选择在一个角落里写着这些孤独的句子。这些话你不会说给别人听,只会写在这里给自己看。

  
  因为你不敢让任何人看,因为你不敢,不敢将心底最柔软、最孤独、最伤痕累累而残破不堪的自己展现在任何人面前。
  

  你不是一个伟大的人。

  
  你到底是个坏孩子。
  

  你像一个疯子一样用你身上磨的锋利的刺以防备的姿态攻击着每一个你认为有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人。

  
  因为你是个胆小鬼,在你的意识里,你害怕着任何伤害。可每到最后你仍旧遍体鳞伤,然后沉默的舔舐着伤口,一副落魄的模样。这样的自己,有时候连你也觉得可悲。

  
  那股强大的无力感每当此时便从内心的深处爆发开来,游走在浑身上下每个细胞。然后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之中,于是这时的你成为了一个悲观者。
  

  “需要救赎么?”

  

  那个人把手伸到你面前轻声问道。

  
  风啊,在肆虐着。

  
  你仰起了头看着他,澄澈湛蓝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污浊。

  
  啊,那种东西怎么可以给别人看到?

  
  “……”
  

  那人捏住你的下巴细细打量着。

  

  你厌恶这戏谑的神色,但你却不能拒绝。你无权,也没有能力拒绝。
  
  

  “跟我走,我能给你,你想要的。”
  

  
  “今天起,我就是你大哥。”
  

  
  被人猛地从角落里拽出来,踉跄着步伐。
  
  

  
  光啊,好刺眼……
  
  
  

  眼底那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进嘴边,似乎变了味道。
  
  

  
  原来,我可以追随你么?
  
  
  
  

  “是,大哥。”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