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风烟柔/北冥溦


北海,溦雨,笑。

你看我一直在笑,光影太过繁杂,我喜欢黑暗。



我随便写写、画画,你随便看看。

来者是客。


一切随缘。



大湿胸:Q弹皮蛋【澹台辟丹】

二师兄:风腌肉【风烟柔】

三师弟:白粥【白舟】

我们是皮蛋瘦肉粥组合!

交集

1.雷安
2.安哥失忆
3.闲段子而已
4.我马上就能归来了,冷漠。
5.之前的安艾tag致歉。

1.
那人扛着雷锤坐在崖边,右手的啤酒罐随意的夹在三指之间。

挑眉看向山谷里路过的人,突然眯起双眼,嘴角微微勾起。将手里的易拉罐轻轻抛起,闲置的右手撑着一旁的石地扛着雷锤旋身一脚踢飞铁罐。

惯力使然,低府着前身,将雷锤甩向身后,用力刹闸的后脚扬起的尘土带着作始俑者一向的张狂。

看着铁罐朝那人飞去,缓缓起身站定,拄在地上的雷锤带着滋滋啦啦乱窜的电流,低头对人裂开一个极其恶劣的笑容。

“哟,这不是安迷修吗?别来无恙啊。”

2.
山谷里,粽发的少年抬头望向他。微一侧身便躲开了那人挑衅般的攻击。

脚下的剑发出淡淡的蓝色荧光,瞥了上面的人一眼,便一言不发的走掉了。

他没有必要和一个闲人浪费时间,那人看起来只是单纯的想和他“打个招呼”。

他抬手理了理身前的领带,露出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帅气笑容,微笑着前往下一个需要他的地方。

3.
“他果然忘了老大?”

“嘘!闭嘴,蠢狗。”

4.
绿帽的少年本是安静的站在那人身后,提了提面前的围巾,目睹了刚刚一切的他走到那人身侧。

“大哥……”

那人没有看他,转身扛着雷锤便要离开。与其说是面无表情,倒不如说是冷若冰霜。

“下次再见面,就杀了他。”

不然,你就杀了我吧。

5.
“艾比小姐,听说您弟弟挂树上下不来了?”

“啊,是你这个恶心帅?!你又跟踪我?”

“在下……先把您弟弟救下来……”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