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 ̄- ̄)@

银光 【副标题:回信与八十二枚戒指】


  1.雷安
  2.【光*刀】系列04
  3.我卡糖了,所以这篇我就直说吧,是个刀子。果然我还是写刀子顺手。。。。
  4. @略略略  @藤叶
  
  
  
  
 0.
  我给你编织一场梦,期限为一辈子。
  
 1.
  十九岁那年安迷修在鬼门关逛了一圈。
  
  心脏功能衰弱的他做了一个心脏移植手术,据说是用的一个出了溺海事故的男孩的心脏。
  
  男孩的父母是在国外经商的生意人,他们不愿意见他,只是留给他一句话,叫他好自为之。
  
  至于这个移植手术并不他们同意的,但是意外的男孩父母却没有制止。似乎对这个男孩漠不关心。
  
  那一年,对于安迷修来说,除了身体上的改变外,心里一些情感也发生了改变。
  
  他收到了一枚戒指,一枚戴在他手上刚刚好的戒指。还有一封信。
  
 2.
  “安迷修,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不过,我现在有些事不能赶到你的身边,我不管你是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从今天开始,我每年都会给你寄一枚戒指。”
  
  “你不要来找我,我也不会见你。”
  
  “如果哪一年你没有收到戒指,那就是我带着这一年的戒指来找你了。”
  
  “照顾好自己,等着本大爷来迎娶你吧。”
  
  “by雷狮”
  
 3.
  “雷狮……”
  
  安迷修躺在病床上脸上带着浅浅的红晕,展开的信纸和简约漂亮的信封摆在床前的柜台上。
  
  他手里轻轻的摆弄着那枚精致可爱的戒指,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泛红着脸把戒指举起来对着阳光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在心里吐槽道,我又不是女生,干嘛送我这么可爱的戒指……
  
  不过这银色的小马看起来着实让人心动。
  
  安迷修兀自咳嗽了一下。
  
  他把那枚戒指紧紧攥在手里,回头看向那张信纸。干净利落的字体再次映入眼帘。
  
  安迷修苦笑的摇了摇头,他知道雷狮口中所谓的有事是指什么,学习成绩优异,家庭环境又非常好,他的家里人打算让他去国外发展。
  
  安迷修的病情他从未向雷狮提起过,雷狮对他的感情他也是一清二楚,他也一直很喜欢雷狮。但是之前之所以会拒绝了雷狮的表白,就是因为他怕他哪一天突然发病,会突然走掉,他怕雷狮会接受不了。
  
  现在好了,他只要安心等雷狮学业结束回来找他就好了。
  
  安迷修张开了手,小心翼翼的把戒指戴在了手上。
  
  带着戒指的抚摸上自己的心脏的位置,他再次感谢了那位献出自己心脏的男孩,愿他在天堂一切安好。
  
 4.
  “我叫卡米尔,是雷狮的堂弟。”
  
  出院的安迷修看着在自己家沙发上坐姿乖巧的男生有点懵。他环视一周发现自己没有进错门后再次将目光放在面前男孩的身上。
  
  “这是我大哥交给我的钥匙,他说他不放心你一个人要我来照顾你。”
  
  男生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唯一的变化只有在提到照顾他的时候,眼睛看向了旁侧,又迅速看了回来。
  
  照顾我……?
  
  安迷修不自觉的跳了跳眉毛,他倒是觉得,与其说是让面前这个自称雷狮堂弟的男孩来照顾自己,还不如说是雷狮派来监视他的?
  
  切,幼稚。
  
  尽管这样想着,安迷修还是感到一丝幸福的感觉。就在刚才他环视四周时他就发现这个房子已经被人收拾过了。
  
  安迷修礼貌性的对人笑笑,他说,那好,麻烦你了。
  
  “你要住在这里吗?这房子也没别人住,就我一个人,你可以住你大哥曾经住的房间。”
  
  那是曾经雷狮发现安迷修是一个人住后,死皮赖脸的从学校宿舍搬进来的时住的房间。美其名曰什么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真是太浪费了,有好东西要和兄弟分享一下啊!
  
  谁和你是兄弟……那时的安迷修就是这样想的,也顺便说了出来。
  
  “嗯,我知道。”那男生走到他身侧把他带回来的吃的东西都拎到厨房里去,边走边说,“我都收拾好了,我已经在这里住一个星期了。”
  
 5.
  过了最初的不适应,安迷修可以说是被人伺候的泪流满面。他真的很想知道雷狮那么欠揍的人哪里来的这么乖巧可爱又听话还能干的堂弟?
  
  卡米尔放下手里排骨汤,摘下厚厚的保护手套放到冰箱上面,回头便看见了安迷修一脸幸福到哭的表情。于是沉默了一下,自顾自的拉开凳子一声不吭的吃起饭来。
  
  安迷修愣了愣,干咳了一下,也跟着吃起饭来。他看着面前的男生,一边嚼着饭菜一边想,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闷了些,一声不吭的是不是太老实了?在学校都不受别人欺负吗?
  
  想着他也就顺嘴问了出来。
  
  卡米尔顿了顿,放筷子看着他。
  
  “我已经不上学了,在外面打工挣一些在这里的住宿费。”
  
  他说这话的眼睛里带着安迷修看不懂的色彩,似乎是一种决绝,混合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安迷修闻言,心里有些说不出的不舒服感。他微微皱眉问道:“那你打算一直住在这里吗?我倒是不介意。怕是你哥回来之后他还会让你住在这里吗?”
  
  想到这个,安迷修有些不舍,毕竟这样的好孩子也不可多得,他家也大的很,不差多这一人住下。只是他真的不是很清楚雷狮是怎么想的。
  
 5.
  安迷修看着卡米尔送到他面前的东西,有点哽咽,但还是笑着接了过来。卡米尔看着他脸上略显苦涩的笑容什么也没有说,非常识趣的离开他的房间,顺便替他关上了房间门。
  
 已经是第六年了,他收到了雷狮寄给他的第六枚戒指和第六封信。
  
 6.
      “傻瓜骑士,有没有想我啊?”
  
  “嘛,本大爷今年也回不去啊!真是抱歉了!”
  
  “这第六枚戒指可是我挑选了好久才买下来的,喜欢吗?”
  
  “明年……明年我应该就能去找你了!相信我,你可不许和别人跑了!”
  
  “你要是和谁跑了,本大爷就打断那个人的腿!”
  
  “毕竟我还是舍不得把你弄残,我嫌以后照顾你麻烦。”
  
  “by爱你的雷狮”
  
 8.
  安迷修从未想过雷狮会有骗他的那一天。
  
  他觉得他是从那一年开始了他漫长的等待。
  
  不,也许更早,在他收到第一枚戒指的时候。
  
  这些年来,安迷修为了不打扰雷狮,让他安心于他的学业,安迷修从未打过一个电话,没有发过一个短信,也没有回过一封信。
  
  他低头半垂着眼帘,偶尔跳动一下眼皮。沉默的看着手里信封上的地址,他觉得是时候给他写一封信了。
  
  安迷修靠在窗台边上,随意的一撇头便看到了窗子外种的大片红色海盗,那是雷狮最喜欢的花朵。安迷修记得雷狮曾和他说过,他不仅喜欢这个花的名字,像是色泽、花瓣、包括花语等,都是他所喜欢的。
  
 9.
  “许久未见的雷狮同学,你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未给你写过回信,希望你不会责怪我。”
  
  “但是,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六年过去了,很想你啊。”
  
  “想看见你如今的模样,还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想你了。”
  
  “一直在等你回来的安迷修执笔”
  
 10.
  安迷修的回信是在第七年连同这一年的戒指一起拿到的。
  
  信上依旧是充满抱歉的话语,结尾依旧是那个让人抓心挠肝到窒息的名字。
  
  雷狮,你到底怎么了?
  
  安迷修显得有些烦躁,他甚至觉得非常的委屈。
  
  就像院子里这片红色海盗,被人就这样随意的丢下。他也被人随意的敷衍着。
  
  那个人,是不是不喜欢他了?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
  
  安迷修有些自暴自弃想着。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面带微笑的走出房间。
  
  与迎面低头走过来的卡米尔撞上,安迷修看到那孩子手里抱着一个中等大小的箱子。于是他问男生那是什么。
  
  男生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被底下去的头遮掩。他的声音很轻,如若呢喃。
  
  “没什么,我要回房间了。”
  
  安迷修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下头,男生便快步离开了。
  
 11.
  “雷狮,你是什么时候换的手机呢?”
  
  “这么多年了,还是说,其实,你早就换了?”
  
  “我思你如疾,却始终相信你不会离我太远。”
  
  “我还有你留下的照片,生活的痕迹,那片红色海盗。”
  
  “亲爱的,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不爱我了,无需隐瞒。”
  
  “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我会给你你想要的自由。”
  
  “细数保险柜里戒指的安迷修执笔”
  
 12.
  也许是多年来积攒的话触及到了安迷修的底线,他再也抑制不住的将所思所想如数倾泻于笔下。他一有空闲就拿起纸笔给那个人写信,事无巨细,包括一只猫从窗外的围墙上懒洋洋的走过。
  
  那天他去厨房的冰箱里取饮料,下楼时路过那个青年的房间,也是雷狮曾经住过的房间。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他好奇的看了一眼,发现青年在专注的写着什么。
  
  安迷修站在门口想了想,决定也给这个可爱的孩子拿一罐饮料。
  
  这孩子住在这里也有九年了,不管怎么说彼此之间也建立起了十分亲切的感情。他给这孩子在自己的单位里找了个工作,薪水不是很高,但这孩子勤勤恳恳认真工作,上级领导就破格让他升了职,这孩子便对这份工作更加努力了。
  
  安迷修想着,就把刚刚取出的饮料放在青年的书桌上。声音很轻,那青年居然没有注意到。
  
  安迷修笑了笑刚想转身离开,就听到水性笔掉到地上的声音。他凑近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这孩子,原来是睡着了。
  
  给人拾起笔放到桌子上,无意间看到了青年刚刚在写的东西。
  
  安迷修轻轻抬起青年的胳膊,将那张熟悉的信纸从桌子上抽了出来。
  
 13.
  “安迷修,伦敦的雾真的好大。我敢打赌,在雾天就是坐上伦敦眼你也看不清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虽然我没有坐过,倒是想和你一起坐一次,然后来一个浪漫的法式舌吻,真是妙极了!”
  
  “知道福尔摩斯吧?当然你知道,我可不是他的迷。但是毕竟这儿可是他‘老家’,总是能遇见许多关于他的东西。比起福尔摩斯,我倒是喜欢柯南那个小屁孩儿更多一些,虽然本大爷最喜欢的那个怪盗KID!”
  
  “刚才在桥上看到一对国人情侣在吵架。围观了一会儿,发现不过是在打情骂俏罢了,便走开了。安迷修,你说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看见你撒娇的样子呢?那一定非常有趣,莫名期待。”
  
  “今年的戒指猜猜是什么款式的?我觉得老款式都是经典!”
  
  “安迷修…………”
  
 14.
  “安哥……我……”
  
  安迷修抬手止住了那青年想要说的话,他眼角微红,眸子里微微泛起刺眼的水光。
  
  他淡淡开口,却止不住那唇间的颤抖。他说:
  
  “我只问你一件事。”
  
  “那些戒指是你买的吗?”
  
  安迷修望着青年常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庞,第一次如此害怕,如此的心慌。
  
  青年摇了摇头,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却又迅速合上。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
  
  “这么说,这些戒指还是他送我的,对吗?他还是爱我的,对吗?”
  
  安迷修猛地按住青年的肩膀喜出望外的问道。
  
  青年沉默不语,在那人炙热的目光下,轻轻点点头。
  
  “那他为什么不给我写信?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写?”
  
  “我知道了,你们私底下是有联系的对吗?卡米尔乖,告诉我,怎样才能联系上你哥好不好?”
  
  安迷修扶着那坐在座椅上的青年的两个手臂,他蹲下来仰头看着他,一脸期待与急切。
  
  那青年摇了摇头。
  
  “卡米尔!”
  
  青年一下子挣脱开人站了起来。他俯视着蹲在地上的人说道:
  
  “对不起,我们之间没有联系。”
  
  “也不可能再有联系。”
  
 15.
  安迷修呆愣愣的看着面前那大片红色海盗依旧无法相信某个早已既定的事实。
  
  雷狮早就死了,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溺水男孩儿都是骗人的,什么迎娶自己都是骗人的,什么不能赶回来都骗人的……你个骗子,说这么多谎,很好玩吗?
  
  卡米尔告诉安迷修,雷狮其实在被他拒绝时就调查出来了原因。
  
  雷狮告诉卡米尔,安迷修不能死,但也不能让他知道真相。他怕安迷修这个傻子会做出和自己一样傻的事情,那样的话,他做的一切就都变成无用功了。
  
  雷狮要他好好的活着,让卡米尔替他看着。那个人只属于他雷狮一个人的。
  
  他准备了八十二枚戒指存放在他的表弟那里。雷狮告诉他,每年拿出一个送给安迷修。他还说,像安迷修这种蠢,是肯定活不到一百岁的,八十二个,够了。那年安迷修十九岁。
  
  信件全部都是托卡米尔写的,因为他们笔迹相似,卡米尔又十分了解他堂哥的脾性。
  
  但,卡米尔最终还是全部都告诉了他。那个木鱼脑袋,等了他哥十年的安迷修。
  
 16.
  安迷修开始喜欢写诗了。他和那个与他一同住了十年多的青年说,他要开始励志当一个诗人。
  
  沙发上的青年没有说话,他在看一本杂志。
  
  那本杂志的第一页上印着这样一首小诗:
  
  我的房子里到处充满彼此曾生活过的气息
  
  我在回忆里寻找你的身影
  
  我想从那孩子的脸上努力看出欺骗的神情
  
  我强迫自己照顾‘红色海盗’们坚强的活下去
  
  我告诉我自己
  
  你永远活在我心里
  
  陪同我
  
  一起走下去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