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风烟柔/北冥溦


北海,溦雨,笑。

你看我一直在笑,光影太过繁杂,我喜欢黑暗。



我随便写写、画画,你随便看看。

来者是客。


一切随缘。



大湿胸:Q弹皮蛋【澹台辟丹】

二师兄:风腌肉【风烟柔】

三师弟:白粥【白舟】

我们是皮蛋瘦肉粥组合!

孤舟

1.all凯莉/安凯

2.随笔段子。

3.所以说,之前说好的雷安糖,我们明天见。xxx不存在的,你那么懒

4. @世界第一帅顾北栀.。 

月色之下,清河之上,一艘小船缓缓游于清河河面,朴素安逸,冷清静谧。不远的河岸上,灯影繁华,人来人往。

船头,粉色衣裙的女孩儿将手中的花灯放入河中,她趴在船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花灯从眼前顺流流走。直到那盏花灯停在了另一只船的船侧,微弱的火苗在风中摇曳着它的无助。

女孩儿抬头看向那只截住她花灯去路的小船,单纯可爱的她发出了小小的一声“唔?”

对面不远处的小船上,船尾盘坐着一位执萧的白衣少年。少年闭着眼睛,专注于手上的乐器,悠悠萧声从少年的嘴边传来。

“好好听!”女孩儿一个激灵翻身起来,她催促着一旁划船的人朝那只小船划去。

两只小船快要靠在一起时,女孩儿迈步一跳,从自己的船头跳到了另一只小船的船尾。

女孩儿小巧轻盈,落在船上竟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她悄悄走到少年身后凑到少年头边。

“姑娘,有什么事吗?”少年缓缓睁开眼微微扭头看着面前的女孩儿,脸上的表情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他淡淡开口,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你说话的声音也好好听呢!”女孩儿看着他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少年微愣,随即明白了她是在说他的箫声,顺便夸了一下他的本音。

不禁哑然失笑,他看着女孩儿滴溜溜的大眼睛,乌黑的长发在她身后披散着,漂亮粉嫩的花朵发饰戴在头侧,一把绣花团扇被拿在手里,此时此刻正弯着腰站在一旁盯着他。

“谢谢姑娘的称赞。”少年礼貌性的站了起来朝女孩儿微微拱手,余光看向了对面船只上站着的人,白发映着月光柔顺的贴在脸庞上。那人朝他一笑打了个手势,便向岸边划去了。

少年释然,再次看向面前的女孩儿,轻笑道:“姑娘若不忙,可陪在下一同欣赏着江枫月色?”

女孩儿闻言立刻小鸡嘬米一般点头道:“好啊,好啊!我和哥哥说一声。咦,哥哥呢?”女孩儿转身看向来时的方向,发现那原来乘的小船正在朝岸边划去,心下一片茫然。

“姑娘且安心,一会儿在下会送你回岸上的。”少年微笑着,“姑娘,请坐。”说罢,少年为女孩儿空出一个旁位,自己坐在了一边。

女孩儿看了看那个位子,又望了望那只小船,想了想,最后还是欢欢喜喜的坐在了少年身边。

“你的曲子吹的很好听,可以再给我吹一曲嘛?”

“呵呵,好啊。那这一曲《夜月行》就送给姑娘当做见面礼吧。”

船人为他们挂上一盏纸灯笼,一片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他们面前河面上的一小片暗蓝,粼粼水波将灯影揉碎,却拦不住清澈悠扬的萧音在河面上弥漫,越传越远。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