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风烟柔/北冥溦


北海,溦雨,笑。

你看我一直在笑,光影太过繁杂,我喜欢黑暗。



我随便写写、画画,你随便看看。

来者是客。


一切随缘。



大湿胸:Q弹皮蛋【澹台辟丹】

二师兄:风腌肉【风烟柔】

三师弟:白粥【白舟】

我们是皮蛋瘦肉粥组合!

折光

  【副标题:未知的礼物】  
  
  1.雷安。
  2.【光*刀】系列03
  3.人物凹凸的,ooc我的
  4.也是给自家大人的礼物。
  
(本篇曾在另一个号上面发过,搬文合号。这篇差点破万字,自我感觉烂尾,心痛。)
  
  
  
 0.
  父皇,您送我的礼物,我不小心弄丢了。
  
  您还能送我一个一模一样的吗?
  
  包括记忆,还有他那独一无二的感人智商。
  
 1.
  在遥远的星系里有一颗名叫雷王星的星球。在那里,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王,他被这里的人们称为雷皇。
  
  星历4208年,雷皇有了他的第三个孩子,但却是他的第一个嫡系的孩子,是由雷皇的皇后怀上的。
  
  雷王星上下一片欢腾,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若是男孩儿,便注定了他成为下一任雷皇的使命。若是女孩儿,便是雷王星的长公主殿下。
  
  雷皇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高兴,但他并不是因为继承人的原因,而是因为这个孩子的母亲,雷王星的皇后,他挚爱的人。因为这是她的孩子。
  
  雷皇决定不管这个孩子出生后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都要为其准备一个礼物,一个在这个世间独一无二的礼物。
  
  他诏来了雷王星上最强的魔法师,并对他说:
  
  “尊敬的大魔法师阁下,我想请您为我即将出世的孩子准备一个独一无二的礼物
  
  我希望这个礼物可以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并教会他许多在宫廷课上学不到的东西。让他明白那些受益终生的人世间的道理,最后让他懂得珍惜身边爱他的那些人的感情。
  
  这件礼物你做好后。把他带过来,让我看看,然后你可以把它藏在雷王星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我会让他自己去寻找这份来自一个父亲所精心准备的礼物。而您需要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这份礼物的所在位置。”
  
  那位身着黑色长袍的大魔法师毕恭毕敬的朝他的王深鞠了一躬,答应了雷皇如此郑重的要求。
  
  过了三个月,那位大魔法师再次来到了宫殿里,他向那位高高在上的国王展示了他的作品,并认真严肃的说道:


  “……
  
  所以我只能用我70年的寿命做为最后的条件完成了这个礼物。”
  
  说罢,他缓缓摘下了那连在衣袍上的帽子,露出了他沧桑的面容和花白的头发。
  
  雷皇一脸沉重地站起身来,走到这位老魔法师面前,握紧了他的手,轻轻拍了几下,什么也没有说。
  
 2.
  星历4209年,雷皇的第三个孩子,终于出世了,是个男孩儿。无数人不为这个消息而欢呼雀跃着,他们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三皇子殿下——雷狮。
  
  与此同时一个消息不胫而走。雷皇为他的小儿子,准备了一份神秘的礼物。
  
  人们众说纷纭。
  
  有的说那礼物肯定是雷王星上最漂亮,最稀有,最珍贵的宝石。只有这种程度的东西才能配得上三皇子的身份。
  
  有的说雷皇陛下才不会这么肤浅。三皇子殿下,可是未来雷王星皇位的继承。那雷皇陛下想必一定会给三皇子殿下找来了全雷王星最优秀的私人导师。
  
  还有的说,不管雷皇陛下为三皇子殿下准备了什么礼物,那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特别的,无法替代的。
  
  于是前面两个人一起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
  
  所以到底也没有人猜出来雷皇为他的小儿子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雷狮的母亲也曾问过他,但他只是对她温柔一笑,将身体还很虚弱的雷后搂在怀里笑而不语。
  
 3.
  雷狮,雷王星的三皇子殿下,雷皇的嫡系后人,皇位的继承人,一份神秘礼物的持有者。
  
  多重下生以来就自带的光环,造成了雷狮从小无论到哪儿都备受瞩目。而他又不是很反感,像是很享受这种终日被各种目光所洗礼的生活。
  
  才怪呢!
  
  将手里的甜品往离自己最近的女仆脸上一拍。五岁的雷狮立即从那张十分豪华的椅子上跳了下去,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皇子殿下,您等等我!”
  
  一个看起来和雷狮差不多大的男孩儿,急冲冲的跑过来。见雷狮不跑了,才在人身旁,以一个标准的军姿站在那里对人说道:
  
  “三皇子殿下,您刚才那样做是不对的。您不应该对一名小姐做出如此失礼的事情。”
  
  比雷狮的高了半头的男孩儿有着一头棕色的短发。一双蔷薇绿的眼睛里带着十分严肃而又死板的神情。他身着等身的骑士礼服,挺拔的身姿活脱脱像一名缩小版的宫廷骑士。
  
  而事实上,他的确是。
  
  虽然现在还只是因为年龄原因,没有宣读过骑士宣言。也没有正式成为一名骑士,但他的一生和雷狮一样,在一出生时就已经被规划好了。
  
  他叫安迷修,大雷狮半年出生。今年六岁,一出生,便被选中成为即将出世的雷皇第三个孩子的专骑,一个独有的专属骑士。在雷王星上,这是很自然的一种状况。每一个皇子公主都会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专属骑士。多半都比自己大一岁半岁。因为专骑这种东西一般在自己还没有出生前,就已经被选好了。极个别的会有比自己小的或是大太多的。
  
 4.
  雷狮的性格十分顽劣,在所有皇子公主里是出了名的小魔头。但他还是深受宫中人的喜爱,各种赞美与夸辞不绝于耳。
  
  七岁的雷狮对此很是不屑。他讨厌,但从不拒绝这种奉承的夸耀。
  
  但平心而论,这些夸赞里,不泛有许多是出于真心的赞美。
  
  雷狮出生七年,无论是大他五岁的大皇子和大他三岁的二皇子,还是生于他之后的几位皇子公主,以及旁系的皇亲贵族的少爷,小姐们。他都要比这些人优秀很多。
  
  这位娇生惯养的皇子并没有像一些大臣所担忧的那样能放纵任性。虽然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上,他将这两者都发挥到了淋淋尽致的程度。雷狮的各课功课都十分优异。无论是魔法,格斗还是药材,礼仪。甚至是他最讨厌的骑士课,他都拿下了第二名的成绩。
  
  没错,只有这一科,他雷狮是第二,其他都是第一。
  
  “三皇子殿下,您的骑士课还需要努力啊。”
  
  “你的意思是,你要连这一科的第一都让给我?安迷修,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皇子,不是一个只配跟在我身后的狗,懂?”
  
  安迷修,骑士课的第一。这是全科课程中唯一一个贵族与上千骑士兵一同参与的课程。排名不以身份的高低贵贱而分。
  
  其余成绩一律第二。
  
  “你要知道我什么东西都要求最好的,所以我的专骑我也要最好的。如果做不到,就请立即从我的身后消失。而我只需要仅次于这位最强的骑士就够了,如果我是第一,我要这专骑,还有何用?”
  
  “一个还没有主子强大的废物。”
 
  
       5.
   十岁的雷狮在他的生日宴会上,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11岁的安迷修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三皇子,站在他身后,欲言又止。
  
  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稀世的美味。雷皇与雷后分别坐在餐桌的两头,雷狮做在雷皇的身侧,剩下的座椅上坐满了其他的皇子与公主。
  
  周围还有许多圆形的客桌,各地到来的皇亲贵族几乎填满了整个会场。除了安迷修是被雷狮硬扯进来的外,在场没有一个穿着骑士礼服的专骑。安迷修站在雷狮后面略显尴尬的用余光扫视了一周,然后他非常难堪的发现有许多可爱的小姐都在捂着嘴偷笑。包括她一直很有好感的五公主殿下。尽管她只有八岁,都在用一种很古怪的目光看着他。
  
  于是他将有些紧张的心情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恪守骑士道的他,对着坐在他斜前方的五公主送上一个自我感觉帅气的微笑。然后有些黑着脸的看着坐在五公主旁边拼命忍笑的二皇子,红色的呆毛在人头上一颤一颤的抖动着。被坐在对面的大皇子踩了一脚后,像是咬到了舌头一般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连忙抬手轻咳了几声。惹得隔着大皇子两个座位的三皇妃怀里的小皇子咯咯直笑。坐在五公主另一侧,也就是坐在雷狮对面的四公主见状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他是五公主的双胞胎姐姐,性格却与古灵精怪又乖巧可爱的妹妹大不相同。
  
  雷皇用手里的权杖敲了敲地面,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刚刚还在小打小闹的公主皇子们也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除了莫名被吓到的小公主突然哭了起来。吓的四皇妃连忙拿起手帕哄怀里的女儿安静下来。
  
  雷皇满意的看着会场众人缓缓站起身来大声说道:
  
  “今天是三皇子的生日,十分感谢在座各位的到来……”
  
  一段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开场白后,雷皇转过头看向他身边坐着的三儿子,脸上带着略显深沉的笑意。
  
  此时的雷狮个子还不是很高,他站起身来,仰头看着一旁高大的雷皇,一双紫色的大眼睛折射会场上方明亮的水晶灯里照下来的光。十岁的孩子带着还未退去的童音开口道:
  
  “父皇,今天是我十岁的生日,十年前为了纪念这一天,您给我准备了一份神秘的礼物,并告知了所有人。但不争气的我,至今仍未寻找这份您花费心思,为我准备的礼物。
  
  从我记事以来,在我的生日宴会上,您就从未祝福过我一句生日快乐,也从未送过我一件生日礼物。”

          安迷修听着身前雷狮的话开始有些不对劲,连忙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雷狮头也没回,他把左手背到后面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叫他不要管他,然后接着说了下去。
  
  “我想这必定是和那件礼物有关,如果说我今天就能找到那份礼物,您能否将这十年来所欠我的祝福与我本应该得到的生日礼物一次性都还给我吗?”
  
  霸道、任性、不讲理,属于自己的利益就一定要如数拿到。安迷修到底还是没能够阻止雷狮的口无遮拦,认命般的微微低着头站在那里。等着雷皇发火,或是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然而雷皇爽朗的笑了出来,这笑声直接把安迷修和雷狮还有在场所有的人都弄愣了。
  
  他说,好啊,我的孩子,只要你能够找到。
  
  于是雷狮叫人拿来了一个小褥子,那是雷狮当年出生时用过的被褥。雷狮当着雷皇的面以很粗暴的方式,用指尖的一道雷光,将其劈开一分为二他抓起两半的被褥抖了抖,两块儿一半儿的玉珠。分别。从里面掉落出来。雷狮俯身拾起放到雷皇面前的长桌上,做了一个请看的手势。
  
  雷皇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个优雅成熟的女声突然响起,来自餐桌的另一个尽头。
  
         生日快乐,我的孩子。
  
  雷后笑着对那面容有些僵硬的男孩儿如此说道。
  
 6.
  “三皇子殿下……”
  
  “离我远点儿。”
  
  安迷修追着跑出来的男孩儿一并跑到了这里。这里是皇宫里雷狮的一块儿私人领地,这里有着一颗全宫中最高最大的老榕树。雷狮此时此刻当一个人站在树下,他仰着头望着深夜里枝叶繁茂的树冠,月光透过那些交错繁杂的枝与叶洋洋洒洒的微微映亮他稚嫩的脸。
  
  男孩儿没有想到他花费心思找到的东西居然仍旧不是那件神秘的礼物。他将一直紧握拳头的手抬到眼前,微微颤抖着把手心展开。碎裂成整齐的两半的玉珠,安静地躺在他不是很大的手上,折射的月光,在深夜里发出好看的光亮。
  
  这是一颗极其珍贵的夜明珠,是雷后为他准备的出生礼物。
  
  现在被他一气之下给劈坏了。
  
  雷狮想了想,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依旧挺着身体笔直的站着军姿,安静的看着他的安迷修,皱了皱眉,开始有点儿后悔刚才的决定了。
  
  他撇撇嘴角,将一样东西,甩手丢给了安迷修,那人精准的接住了飞过来的东西。
  
  “送你了。”
  
  安迷修看着手里的半块夜明珠,沉默良久。
  
 7.
  安迷修14岁生日的那一天,一手将他带大的师父去世了,享年112岁。
  
  安迷修的师父是位受人尊敬的老魔法师,据说当年他的父亲战死在了与恶龙的战争中,母亲因难产而亡,于是这位老魔法师就收留了他做自己的徒弟,又父亲的原因被选为三皇子的专骑。由此推算,他认为他的父亲一定是位了不起的骑士。
  
  可他现在无心去想这些,老魔法师的离去,让这个一直恪守骑士准则、刚毅果敢而又十分坚强的孩子,第一次跪在了他一直敬重的师父的遗像前,泪水浸湿了他身前的骑士礼服。
  
  这一次换雷狮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13岁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安迷修这种模样。用力抿了抿嘴,一束百合花被人轻轻放在了门口,雷狮拖着他长长的红色皇袍转身离去。
  
 8.
  从悲痛中走出来的安迷修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来整理自己的心情,其间,还在雷皇诏到宫殿中一次。
  
  雷皇看的眼角仍微微泛红,眼里仍是湿漉漉的,但却依旧把身体站得笔直,挺着上半身一脸严肃的回看着少他的年,什么也没有说,他重重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雷狮坐的草地上背靠着那棵老榕树,他手里捧着一本不是很厚的绘本,那是他十岁那年,在他的生日宴会过去一周后,雷皇派人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没事,百无聊赖的翻了几页后,终于受不了了转过头去瞪着一旁一直盯着他看的少年,不耐烦地开口道:
  
  “有什么事儿吗?干嘛一直这样看着我?”
  
  安迷修有些犹豫的半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没事,有些不解,他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日里的少年一直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从来都不管自己是否愿意去听,他合上手里的书让安迷修坐下来。
  
  少年想了想,便坐在了雷狮旁边,他盘着腿低头看着草地上的小野花,思索了片刻,扭头对身旁看书的雷狮突然说道:
  
  “三皇子殿下,我想我大概知道你的那份礼物在哪里了?”
  
  那比他矮了半头的男孩儿闻言,瞬间抬起头来,一双水晶般紫色的眼眸里闪着惊喜的光。
  
  “在哪儿?”他丢开绘本几乎要扑到身旁的少年身上一般,凑过去问道。
  
  安迷修看的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突然在自己面前放大,如此近的距离让他竟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他避开少年炙热的目光,不易察觉的向后退了一些,和他保持了一定距离。却没想到少年见他有些躲避,直接骑到了身上,将他按倒在地。
  
  雷狮故意将脸凑的安迷修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说。”
  
  即使是难堪的体位,,暧昧不明的行为,少年富有磁性的嗓音里依旧是不容质疑的语气。
  
  安迷修想要推开身上的少年,却碍于身份的原因,不得不开口的:
  
  “殿下,您能先从我的身上下去吗?这个姿势被人看见了会被误会的。”
  
  于是雷狮抬头对远处一头红毛,扛着一把十字架,笑嘻嘻的招手路过的二皇子雷歌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他赶紧离开。
  
  安迷修忽然间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他定了定神,一副豁出去的表情看着雷狮对他说:
  
  “殿下,您的礼物很有可能在南方龙穴里。”
  
  那也是我父亲战死的地方。这句话安迷修没有说出口。
  
  老魔法师在去世前把安迷修叫到了跟前,并告诉了他,他的父亲去世的具体地点和雷狮礼物的地方。
  
  老魔法师告诉他,不论如何都不能将这礼物的地点告诉任何人,但对于和雷狮一同长大,并产生了其他感情的安迷修来说这是一个解决雷狮心结的好机会。他在心里默默的对他的师父说了句对不起。
  
  雷狮闻言,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许久,他在无声的质问着,和确定着。虽然以他对安迷修的了解,他是绝对信任他的话的。
  
  “是我的师父临终前告诉我的。”安迷修叹了口气,扭头看向别处。
  
  雷狮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他顺势坐在了安迷修身上,拄着下巴,玩起了少年的头发。
  
  “这有违你的骑士准则吧?你师父一定失望透了,有你这么个徒弟,老人家在下面也不会安心啊。”
  
  安迷修垂下了眼帘。
  
  9.
  安迷修走的第三年,十三岁的雷狮已经十六岁了。
  
  雷狮摔掉了这三年来第N个杯子,原因是他无意间听见有人说安迷修可能已经死了。
  
  他一气之下给了那人很重的惩罚,并摔掉了管家先生送来的红茶,叫所有人通通滚出他的房间。
  
  雷狮站在房间里,洒了一地的红茶在昂贵的地毯上将其浸上了一片泥泞的殷红,他掏出戴在礼服里的项链,那是一半黑紫色的夜明珠。没错,就是他当初劈碎的那一颗。
  
  另一半还被他随手送给了那个人。
  
  一个头脑简单的傻瓜。
       
  三年前安迷修对雷狮说,他要去“看望”他的父亲和替他的三皇子寻找到他的礼物。
  
  雷狮说他也要去,他说他要自己去找到属于他的礼物,他不希望安迷修替他冒这个险。
  
  安迷修闻言,收起了刻意装出来的轻松的笑脸。他单膝跪在雷狮的面前,面容严肃而又带着别样的神情。他仰头看着一脸疑惑,微微皱眉的他的三皇子殿下,大红的皇袍印着金色的滚边在男孩儿的身后,在风中,翻腾飞起。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他眯了眯眼,发丝轻柔的刮抚着他的脸。
  
  安迷修从他骑士礼服的口袋里拿出那颗一半的黑紫色的夜明珠,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让面前的男孩儿听得一清二楚。
  
  “殿下,我是你的骑士。”
  
  可是他的骑士就这样抛下了他。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雷狮很是不习惯没有安迷修的日子。对于他来讲,这三年的每一天他都过的很陌生。
  
  十三年来,安迷修从未离开过他的身边。
      
  雷狮紧紧握着身前带着的半颗夜明珠,那天之后,他就命人把它做成了项链。他站在露天阳台上扶着刻满繁厚花纹的精致围栏,望着头顶上的夜空陷入了沉思。
  
  “三皇子殿下!您等等我!”
  
  “哼,才不要嘞!”
  
  “身为一个倍受瞩目,被寄予了极高厚望的您怎么可以随意翘掉皇子的课程呢?再说了,那可是倪莉菈小姐的课啊!那么可爱的小姐,你忍心欺负人家吗?”
  
  “哎呀!安迷修你怎么这么啰嗦!你能不能跑的快一点啊?”
  
  小小的身影在疾风里一前一后的奔跑着着,灿烂的笑脸,折光的服饰,小小的皇冠,和腰间小小的骑士剑——
  
  前面的人突然转过头来对上后面人的目光,那人看着面前的人伸过来的手微微一愣。
  
  这些,都最后在铺满阳光的地平线上化作一副只存在于彼此记忆里的的彩色铅笔画。
  
 10.
  雷狮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安迷修。在他的心里,说到底,还是安迷修更为重要。尽管十多年的寻找让雷狮对那份神秘的礼物抱有别样热切的期待。
  
  他躲开士兵的视线,翻出了皇宫的墙围。回头对着仅凭直觉就能感受到的目光定了定神,然后毅然决然的踏着月光下的树干,向皇宫外的林子深处驶去。
  
  雷后端着一杯刚刚斟满的红茶,走到雷皇身边止住脚步。随着面前人的目光望去,她看到了自己大儿子“成功逃宫”的身影。她笑吟吟的望着那抹熟悉的身影,以异于平日里的冷漠,带着些许焦躁的神色快速消失在她的视野里。精致的红茶杯被举到嘴边,吹着气,微呷了一口,道:
  
  “我亲爱的陛下,您就这样放他走了,真的好吗?明明……”
  
  雷皇不语,同样是望着那个背影离开的双眼中更多的是一种鼓励和相信的神情。
  
  还有些许仿佛早就知道结局的无奈和苦涩在他的眼里一闪而过,如流星般转瞬即逝,焚烧在他无论何时都带着威严的红瞳之下。
  
  “让他去吧。”
  
 11.
  雷狮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穿过了一片又一片的深林,他在独自一人寻找着当年那人所谓的南方龙穴。
  
  从离开皇宫到现在已经有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雷狮觉得自己走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他依旧找不到他想要去的地方。
  
  幽寂的深林里,一棵倒下枯树旁,抬手把玩着长的十分艳丽的毒蘑菇,雷王星十六岁的三皇子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儿时的雷狮曾不止一次对他身后的专骑说“我一定会把那个鬼礼物找出来,然后劈成两半的!”而这时他身后的男孩就会耐心的和他说“这样做是不对的……”。那个时候雷狮真是听的耳朵里都要长茧子了。而现如今,他居然怀念起了安迷修在他耳边不停叨叨,不知道是成百上千遍还是成千上万遍的老套话的日子了。
  
  雷狮也曾不顾安迷修的阻拦,随手就是一道惊雷在那颗老榕树下面的草地上劈了一个大坑。原因竟因为这棵树大,他就觉得这下面一定埋着点什么。安迷修劝他,他也不听,结果真的什么也没有。后来两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那个坑填好,才免去了受罚的‘苦难’。于是那个地方也就从那天起成为了雷狮的‘私人领地’。
  
  笑话!那可是他雷狮亲手填好的地,怎么可能允许别人随意践踏!
  
  一把捏爆了可怜的毒蘑菇,雷狮在心里埋怨起了安迷修。
  
  不负责任,弃主而逃,违背诺言,口是心非,弱鸡,呆子,人渣……
  
  雷狮一条一条的数落着,尽管内容完全不着边际,也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符,但他依旧把这些不属于那个人的词,以十分强硬的语气冠在那个人的名前。然后在他骂够了以后,瘫坐在枯木干上渐渐垂下了眼眸。他发现,其实他根本无心再去追究安迷修什么。他现在只想让那个人好好的活着,活着就足够了。
  
 13.
  年仅二十八岁的大魔法师再一次出现在这位受人尊敬的国王面前时,他沙哑了他的嗓音。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两岁左右的孩子,正有些害怕的拽着大魔法师的黑色衣袍躲在他的身后。那孩子只是微微探个头,一对祖母绿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个高高在上的雷皇,满满的无知与好奇。
  
  大魔法师移开了自己的所站的位置,把那个孩子轻轻推到自己身前,将其完全暴露在雷皇视线范围内。
  
  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孩子柔软的短发,眼神满是知足和欣慰,还有一种希冀,和一种莫名的遗憾。他抬头看向雷皇,微微动了动有些发干的喉咙,然后认真严肃的说道:
  
  “‘他’叫安迷修,是我为即将出世的您的孩子,准备的一个最特别,最独一无二的礼物。
  
  安,是祝愿这个孩子一辈子幸福安康,一世无忧。迷,是因其本身就是陛下您出的一道‘谜题’。修,是指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这个孩子总会因为‘他’找到答案。‘他’的存在,会给这个幸运的孩子带来一场修练与磨难,教会他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
  
  ‘他’的灵魂,用了世界上最高的山顶上的那朵云,更加纯净洁白,不可玷污,亦不可高攀。‘他’的心,用了世界上唯一开在熔岩里的花,更加坚忍而又柔软,善良中带着果断,热情里包涵着对污浊与邪恶的凶残。‘他’的胆,用了世界上最苦最涩的风与寒,理智不代表失去勇敢,退一步,是为了给下一步做更好的打算。
  
  但这个礼物也是有‘他’的‘寿命’的。
  
  我们的十年的寿命,换作在‘他’的身上仅是一年。而我只剩下了八十四年的寿命。所以我只能用我七十年的寿命作为最后的条件,来完成这个礼物。
  
  剩下的十四年里,我会教他如何做人。‘他’只能活到十七岁,所以到那时,我想请您告知他真相,剩下的三年我想让他自己选择。而在此之前我会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14.
  雷狮最终也没有找到那个龙穴,他泄愤般的召出他的专属武器,摧毁了南部地区一个深山里的大片森林。
  
  然后他回来了,回到了那个和安迷修相遇的地方、一同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他们分别的地方——皇宫。
  
  雷皇把他叫到了宫殿上,对于他出逃的事情只字不提,却只和他说了两句话。
  
  “接下来,好好准备你的成人礼吧。”
  
  “你的礼物,会在这一天被公布。”
  
  长长的红毯,庄重的礼乐,数以万计的人们围聚在这宽广的殿台之下。
  
  雷狮身着华服,头戴成人的礼冠,一步一步走向最高的王座。
  
  雷狮面无表情的单膝跪在雷皇的面前,他缓缓说出那些礼节上的誓言,然后抬眼对上面前人深邃的眼眸。
  
  雷皇起身,他拿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盒子极其郑重的交到了雷狮的手上。
  
  雷狮动了动喉结,竟有些颤抖着手打开木盒。
  
  扑通一声。
  
  雷狮泪流满面的跪在了地上。
  
  木盒被摔在地上,盒子里的东西滚落了出来。


  台下一片喧哗。
  
  “这,这,怎么会是这种东西?”
  
  “居然不是稀世宝石之类的吗?”
  
  “木偶是什么鬼啊?堂堂雷皇,居然只是拿个破木偶来忽悠自己的儿子吗?这也太过分了吧!”
  
  “就是,还一下子忽悠这么多年,搞什么啊?”
  
  “诶,对了!这不是三皇子殿下的成人礼吗?!”
  
  “是啊,怎么了?”
  
  “三皇子殿下的专骑呢?这种场合,他不应该不在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三皇子殿下的专骑,据说几年前就死了,自己作的。”
  
  “啊?不会吧!”
  
  “这还能有假?好像是有人说那神秘礼物就在龙穴里,他想帮咱们三皇子殿下取出来,然后年纪轻轻就交代在那里了。”
  
  “诶,我说你们两个等等。你们看那个木偶,是不是有点像某个人?”
  
  “嘿,你别说,还真是!有点眼熟,谁来着?”
  
  “等,等一下!这不就是三皇子殿下的专骑吗?”
  
  “啊!?”
  
  “叫什么来着?”
  
  “安,安迷修……!”
  
  
 15.
  三年前。
  
  安迷修最后其实骗了雷狮,他并没有去所谓的‘南方龙穴’。临行前,雷皇完成了老魔法师的遗愿让他知道了真相。而安迷修在得知了真相,了解了自己的真实身世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放弃自己剩下三年的寿命。
  
  “我们的十年的寿命,换作在‘他’的身上仅是一年。”那反过来,安迷修一年的寿命可以换普通人十年的寿命。
  
  他和雷皇说:“既然我不能陪他一辈子,那就让我的灵魂陪他度过人生中的最后几十年。”

END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