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风烟柔/北冥溦


北海,溦雨,笑。

你看我一直在笑,光影太过繁杂,我喜欢黑暗。



我随便写写、画画,你随便看看。

来者是客。


一切随缘。



大湿胸:Q弹皮蛋【澹台辟丹】

二师兄:风腌肉【风烟柔】

三师弟:白粥【白舟】

我们是皮蛋瘦肉粥组合!

火光

 【副标题:紫翼蝴蝶】

     1.雷安。
     2.【光*刀】系列02
     3.人物凹凸的,ooc我的
 
(本篇曾在另一个号上面发过,搬文合号。不知所云的一篇文……捂脸)

  
 0.
  很久之前安迷修也做过一场梦,梦里有一只紫色的蝴蝶,和一个紫眸的少年。
  
 1.
  雷狮是生前是一名无恶不作的海盗,他的海盗团可以说是扬名四海威震八方。但在不久前,他死了,死的莫名其妙。
  
  此时的雷狮正百无聊赖的趴在一朵花上,没错,一朵无名的小野花上。
  
  雷狮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在莫名猝死后竟会变成一只蝴蝶。
  
  “一只可爱漂亮又小巧的小蝴蝶!”这是他在醒过来时听到听到一个小女孩儿说的。
  
  他淡定的缓缓扇动了他的翅膀,盯着那张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讲,放大了数百倍的脸,看了几秒,果断的朝那个女孩儿的脸扑去。看着女孩儿为了赶走自己而在脸上不小心划破的几道子,心情大好的转身飞走,独留那个孩子坐在那里,一个人哭个不停。
  
  然后他花一分钟的时间理好了思路和现在的状况,并欣然接受了自己不再是个人,不能再当海盗横行霸道,现在的他只是一只“可爱漂亮又小巧”的蝴蝶。
  
  雷狮万分感谢上天没有让他从虫子卵或是毛虫子做起,而是直接让他变成了一只“小蝴蝶”。
  
  看来上天还算是有点人性的,雷狮感慨道。
  
 2.
  雷狮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认出来了他是谁。
  
  虽然叫不上来名字,但是雷狮却十分熟悉他,因为他总出现在他的梦里。
  
  不是很高的个子,嗯,至少没有他还是人类时的个头高。一头棕色的刺猬头,白衬衫,黑领带 还有一双极其滑稽可笑的红鞋。雷狮从草尖上飞起,绕着那个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圈,然后极其细小的两条前腿碰撞了一下,像是在拍手又像是无意而为。
  
  没跑了,就是他。
  
  雷狮在心里打了个响指。
  
  他飞到那个人的面前,欢快的扇动着他的翅膀像是在和人打招呼。
  
  他用那人根本不可能听到的极小分贝喊着:
  
  “傻瓜骑士,你的那对从不离手的骑士剑呢?”
  
  然后满怀期待的看着那个人对他报以一个十分友好的微笑,那双宝石般翠绿的眼睛好看的让人心动。那人抬手让他停落在他的指尖上,对他说道:
  
  “早上好,你真美。”
  
 3.
  雷狮还是海盗的时候 就很喜欢做梦。
  
  他总是在梦境里遇到一些看他不顺眼的人和抱大腿的人,他很是不屑和嫌弃他们,在梦中的一顿狂揍,然后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像往日里一样穿着布满铁船勾图案的睡衣就跑到甲板上大喊一句“今天也要大杀四方”之类的话。
  
  在钻回被子里睡个回笼觉。
  
  并不是雷狮懒或赖床,还是怎样。而是每当雷狮这样做之后他都会梦见一个人,一出现就会对他怒斥一声“恶党”的人。
  
  那人总是会提一对骑士剑,站在他的面前,有时是在身侧,在不就是抱臂一脸不耐烦的坐在石头上,而那对骑士剑就放在他的脚边或是身侧。
  
  第一次在梦里见到那人时,雷狮自然以为他和梦里其他看他不顺眼的人一样,但不同的是这人竟然没有被雷狮直接揍趴地上,甚至堪堪和他打了个平手。
  
  这下雷狮来了兴趣,但与此同时,他也兴奋醒了。
  
  之后雷狮偶然间发现,每当他在甲板上大喊一句有关杀戮之类的话语再去睡觉他就能百分百的梦到那个人。而每次都是以一副“我一定要除掉你这个祸害”的愤怒模样出现。
  
 4.
  雷狮看着面前放大了数百倍的笑脸,恍惚间竟觉得仿佛看到了天使,还有来自天堂的光。
  
  雷狮没有可以泛红的脸,但他还有一颗可以狂跳的心脏。
  
  他就那么呆呆地停留在那人的指尖,脑海回荡着只有一句话。
  
  这个人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
  
  忽然间身体一阵失衡,雷狮连忙扇起自己的翅膀在空中找回了平衡。他看着那人刚刚把他往空气中轻轻一推,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有点茫然。
  
  他最终还是不由自主的跟上了那个人,在那人停下脚步的同时也停落在那人的肩头上。
 
 5.
  面前的木屋看起来十分干净简约,门前的院子里除了种植的花草外,只有一片空地上竖立着高矮不一的梅花桩。
  
  雷狮忽然间想起,曾经的一场梦里,这个人曾对他一脸认真的说过:“与其在这里和你做无谓的争斗,还不如把时间拿去多练练功。”
  
  他离开那个人的肩头落在了用木棍支起半开的窗前。一眼看去,房间里的陈设和他想的差不多,每一样物品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看起来整洁又舒适。
  
  雷狮挑了挑根本不存在是眉毛,扇动翅膀飞到半空中去寻找那人的身影,然后发现那人居然突然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脸上在此时此刻看起来别样的诡异。
  
  于是雷狮毫不犹豫的扑腾着一对背上的翅膀落在那人的脸上,几条细小的腿紧紧的勾在那凸起的鼻尖上。
  
  6.
  他叫安迷修,独自一人住在这片原野上,那唯一的一间木屋是他的师父留给他的。
  
  他是一个孤儿,从小就和他所谓的师父生活在一起。他和当年那位看起来还很年轻的青年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他的武艺是那人教给他的,他的思想也是受那人感染的,他所奉信的骑士道,一直是那个人的口头禅,于是他也铭记于心间并时刻遵守着。
  
  后来,他的师父悄然离开了木屋,一句招呼都没有打,甚至连一样东西都没有带走,就那样消失在了安迷修的世界里。
  
  于是十五岁的安迷修什么也没说,一个人依旧生活在木屋里替他不负责任的师父守着这里,从未离去。那人教给他的东西,正好足够他可以在这里一个人生活下去。
  
  然后安迷修就真的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六年。
  
  直到两年前,他得了一个怪病,他会间接性的休克。
  
  就像现在这样。
  
  
 7.
  安迷修的睫毛在月光下轻轻颤动着,他缓缓睁开了眼,眼眸微移便看到了鼻尖上的小生命。一只紫色的小蝴蝶在他的鼻尖上睡了过去。
  
  于是一直心地善良的安迷修只思考了几秒钟,便把眼睛闭上直接准备就这样睡过去。
  
  “你准备今晚在这里喂蚊子吗?居然能在地上睡了一天还没睡够。真不知道你练得到底是哪门子的邪门武功。”
  
  感受到鼻尖的蝴蝶一下子从脸上飞走,安迷修伸手揉了揉有点痒痒的鼻子,他坐起来看向不远处坐在梅花桩上的少年。
  
  那只蝴蝶轻巧的落在了那人伸出来的食指上,少年抬着手凑到了脸旁,又带着蝴蝶缓缓移开对着天上的月亮,半饷,转过头来对他只说了两个字:“呆子。”
  
  当空明月照得他有点心神恍惚,朦胧的月色映在少年的身上使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少年的头上带着一条印着星星的头巾,长长的巾尾在他身后被夜风轻轻吹动,颇有他读过的故事里海盗头头的风范。
  
  “我不叫呆子,在下名叫安迷修。”
  
  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他确实凭直觉迎上了少年投过来的目光。
  
  “雷狮。”
  
  少年回道。
  
 8.
  雷狮就这样趴在那人的鼻尖上也睡了过去,然后他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这里什么也没有,四周都是空荡荡的,随即更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用十分扭曲的表情吐槽道:“槽,你把本大爷的身体换回来了,然后就把爷都在这个鸟屎都没有的地方,你玩我呢?”
  
  “雷狮先生,这里不仅没有鸟屎,除了您,什么屎都没有。”
  
  一个声音凭空出现在雷狮耳边,雷狮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做出防备的姿态,但他的身后却空无一人。
  
  “你是谁?别和我玩躲猫猫,给本大爷出来。”
  
  雷狮低沉着嗓音,半眯着眼睛余光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别这么紧张嘛,雷狮先生!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的。以及你是不可能找到我哒!”
  
  雷狮沉吟了一会儿,收起来防备的姿态,但微微攥起拳头显示着他内心的不稳定。
  
  但吐出的话语却带着几分冰冷。
  
  “说。”
  
 9.
  雷狮说完便跳下那根最高的梅花桩,随手一甩,那蝴蝶便从他的手指上飞开,但仍绕在他的身旁未曾飞远。
  
  安迷修见他要走连忙出声挽留,说什么“这么晚了,不如在这里住一晚上,明早再离开吧”,起身就要赶过去。
  
  雷狮头也没回的对人摆了摆手,又把手插回兜里朝着远处走去。
  
  安迷修总觉得那人他很熟悉,却又说不上是在哪里见过,那在夜风里随着那人的走动而翻飞的头巾刮得他心头也痒痒的。
  
  许久后,在很远的地方,雷狮停下了脚步。
  
  他回头望向那间化为一个光点的木屋,眼里涌动着别样的情绪。
  
     “好消息,你在晚上可以恢复人类的形态,白天仍是一只可爱的小蝴蝶。”
  
  “只不过呢,没有人能够看清你的脸。”
  
 10.
  你才是屎呢!
  
  这是雷狮在清晨变回蝴蝶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11.
  安迷修捧着一本书坐在溪水边的石头上专心看着。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他的心里还在想着昨晚在院子里遇见的那个少年。虽然没有看清那个人的模样,但他觉得那个少年一定长的很好看。
  
  “雷狮……”
  
  他本是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没想到一个失神竟让其流出嘴边。等他意识到时,愣了愣,随即微微泛红了脸。
  
  安迷修连忙晃了晃头,在,心里说着看书看书,不要再想他了。然后一低头,发现手里的书不见了。
  
  那可是师父的书!
  
  安迷修心下一凉从石头上起身连忙四下里寻找着,直到他有点“绝望”的盘坐在地上抬头朝溪对岸望去时,他才欣喜的发现那本书是被水流冲走了却在半路时被一块高出溪水的石头拦下。
 
  石头上还落着一只紫色的蝴蝶,和他昨天遇见的一样。
  
  也许不一样吧,他总觉得这只要比昨天的那只更加漂亮。
  
 12.
  雷狮看着成大字型躺在地上的安迷修,抽了抽眼角。他要是能喜欢上这样的,除非他眼瞎了。
  
  上一秒还拿着一对骑士剑对着假想敌比比划划,看起来干劲十足人,下一秒就毫无征兆的仰面倒在了地上,也不管衬衫是新洗的,地上有多脏。
  
  安迷修这间接性休克的毛病,雷狮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每次看到的时候都忍不住吐槽几句。甚至有时候雷狮还深深地感觉,这人总有一天会就这样真的直接猝死过去,就和当初的他一样。
  
  虽然到现在雷狮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其实看习惯了,他发现这样的安迷修也很好看。他悄无声息的落在掉落在一旁的骑士剑的柄上。看着那人安静的面容,他忍住了想要再次扑到他脸上的冲动。
  
  安迷修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气质,即使是昏倒在地,看上去也只是像是有意浅浅睡去。长长的睫毛在微风中轻颤着,微张的嘴像是在等待某位王子的到来,然后给他一个亲吻将他唤醒。
  
  雷狮觉得他可能是瞎了,而且脑子也变傻了。不然他不可能把一个四仰八叉瘫死在地上的大男人想象成一个美丽动人的睡美人。
  
  还想着身着王子的礼服,温柔的覆上他的唇。
  
  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于,他现在只有虫子的思维,智商还有情商。
  
 13.
  月光轻柔的笼罩在他的身上,紫翼的蝴蝶落在他的肩头。
  
  雷狮屈起一条腿坐在木屋的房顶上,他安静的听着下面传来锅铲将菜翻动的声音,还有碗筷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声音。
  
  灯熄灭了一半,只留下了微弱的光亮从安迷修房间半开的窗户里洒向窗外。安迷修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张紫色的方形纸上下翻折着。一只精巧紫色的纸蝴蝶幡然雀跃于他的掌心上。
  
  他走到窗边,把木窗完全支开,一手托纸着蝴蝶,一手撑着头,望着天上的残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雷狮用余光看了眼地面上多出来的人影,枕着头躺在房顶上,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
  
  下面的人不知道上面的人的存在,也听不见那来自遥远大海上的轻哼。
  
  上面的人也没有看到下面的人,直白而又复杂的目光。
  
  紫翼的蝴蝶在雷狮上方饶了几圈便乘着月光悄然飞走。它飞下房顶,在安迷修望着月亮失神的夜里,无声的落在了他掌心的纸蝴蝶上。

  
 14.
  雷狮觉得如果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也挺好。
  
  他不需要安迷修知道他是谁,也不想安迷修认出他来。他知道一只蝴蝶的寿命并不长,但他还是想用这短暂的一生来守护安迷修一辈子。
  
  雷狮害怕那个诅咒的到来,他在拼了命的去阻止他它的发生。
  
  他白天总是看似无意的飞落在安迷修目光所及的地方。有时是在梅花桩上,有时是在低矮的树枝上,有时是在窗前的木架上,还有时会伏在溪水旁开的最娇艳的一朵小野花上。总之他是有意让人看见他,也刻意将这些偶然间的相遇当作成一场场自然的巧合。
 
  这里也不是只有他一只紫蝴蝶。
  
  夜里,跳上安迷修的窗户,轻手轻脚的将木窗支到最大。他倚着窗框,半条腿搭在外面做在人房间的窗户上,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沉重。月光再一次洒在他的身上,和他身后的屋子里,银白的细灰在光线里浮沉翻飞。雷狮看着半空中飞在他身边的蝴蝶勾起嘴角笑了笑,转身跳进了屋子里面。
  
  雷狮走到安迷修床前,他坐在床边,没有看那人。他自顾自的说道:
  
  “安迷修,我最后悔做的一件事就是那天晚上叫醒了你。”
  
  然后扭头俯下身去,在睡着的人嘴角轻轻落下一吻。
  
 15.
  听到人离开的声音,安迷修睁开了眼睛。
  
  他伸手抚上了嘴边,那里还留有着些许夜色带来的微凉。
  
  床上的人略显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努力平复着刚刚狂跳不已的心脏。
  
 16.
  雷狮终于承认他是真的“瞎了”。
  
  而事实证明他不仅是瞎了,还瞎的很透彻。因为他不但喜欢上了安迷修,还如此狂热的爱上了他。就像面前这场熊熊燃烧的大火一样的猛烈。
  
  雷狮有些哭笑不得,他早就改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只是他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他总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守护好安迷修。
  
  但,他错了。他忘记了他不可能与神明做斗争,违抗旨意的后果可是要为此付出很大代价的。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冲进了被大火包裹的木屋里。
  
 17.
  “坏消息是,你爱上的人会被大火烧死哟!”
  
  “除非,你以命相换。”
  
 18.
  安迷修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看到有一个人影朝他走来,周身泛着红色的微光。他的眼皮很沉,像是被挂上了挣脱不开的枷锁。
  
  那人影离他越来越近,他依旧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恍惚间仿佛看见人说了些什么。随即他就再也支撑不住的闭上了眼睛陷入了一片黑暗与虚无,思维也被不知名的感觉吞噬殆尽。
  
 19.
  当他彻底清醒过来时,大火已经一连烧了三日,直到在这片空荡荡的原野上无物可烧后,火势才渐渐小了下去。随着一场大雨的来临最终无迹可寻。
  
  安迷修呆呆的从地上坐起,他看着不远处被大火烧毁又被雨水打透的木屋,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拖着有些踉跄的步子,一步一步朝那片废墟靠近。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瞬间,他突然想起那个将他救出木屋的身影,看不清的脸还有在火光中飞舞的头巾。
  
  他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去扒那片烧焦的废木,湿漉漉的手感和蹭在手上的黑色焦灰让他感到异常的恶心。可他现在无暇顾及那么多,他在心里祈祷着,那人一定会没事的。
  
  然后他在一块废木下,扒出来一条被烧毁的头巾。
  
 20.
  安迷修感觉到有什么微弱的生命再向他靠近,于是他回了头。
  
  不远处一只翅膀怪异的蝴蝶在朝他所在的方向缓慢的飞过来,最终落在了他身侧一根烧毁了一半的梅花桩上。那是最高的一根。
  
  安迷修缓缓转过身,他捧着那条被烧毁的头巾,轻轻的靠近那只翅膀怪异的蝴蝶,蹲了下去。
  
  然后他看清了,那只蝴蝶的翅膀也是被烧坏的。
  
  余留的残翅在风中费力的微微扇动着,它还在倔强的像人展示着他曾经的美丽。
  
  那是只紫翼的蝴蝶。
  
  残破的头巾,在不经意间被吹来的微风从人手中翻腾着卷走。它在空中,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安迷修的目光紧紧的锁在面前的紫蝴蝶上,他抬手向那对依旧倔强的挺立在风中的的残翅小心翼翼的靠近。在用指尖轻触的那一瞬间,那美丽的生灵便立即化作了灰烬。
  
  又是一阵微风拂过,半面残焦的梅花桩,上干净如初。
  
  扑通一声,安迷修跪在了地上。
  
 21.
  雷狮对安迷修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抱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安迷修,一对星空般深邃而又清澈的紫眸用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情看着怀中人的脸。
  
  他轻声开口:
  
  “再见,安迷修。”
  
 22.
  “你为什么一定要救他呢?像他这种人,死了以后应该会直接当上天使的吧!”
  
  “因为我不想看到他被烧焦后变的更丑的样子,本来就长的挺难看的了。”
  
  雷狮转过头去不再看着远处的人,一双巨大而又丰满的羽翼在其身后展开。快速飞上天空所带起的风吹散了他眼角的泪水。身后传来同伴大声的质疑:
  
  “少扯了,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飞得慢点,等等我啊,雷大天使长!”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