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溦.黯

=风烟柔/北冥溦


北海,溦雨,笑。

你看我一直在笑,光影太过繁杂,我喜欢黑暗。



我随便写写、画画,你随便看看。

来者是客。


一切随缘。



大湿胸:Q弹皮蛋【澹台辟丹】

二师兄:风腌肉【风烟柔】

三师弟:白粥【白舟】

我们是皮蛋瘦肉粥组合!

小情歌

 【瑞金.七夕刀x】
  是刀,真的是刀,就是刀!(其实是糖,瘫。)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这是来自我对身边成双成对的怨念。
  我爸居然还送了我妈红包!!
  连家里都没有我这个单身狗的容身之地了!
  我本来是想写雷安刀的!本来是想往死里刀的!
  但是,就在我当众对自家专金表白后xx,突然就被发了好人卡!一发还是两张!!
  七夕!零点!被自家!专金!发了好人卡!!!
  去你的一辈子的好朋友啊!我跟你讲啊,我真的不是个好人!xx我想日你还来不及呢!xxx
  ★以上便是来自一个在七夕零点被自家金发卡的格瑞的真实内心世界★

【因为白天被叫出去了,所以这才赶着写完,有些晚,希望你……别笑死过去!格瑞式冷漠…… @静待风临】

占tag致歉,有一点点的雷安。
  
  
  
(本篇曾在另一个号上面发过,搬文合号。人曾经艾特过了,只是留念,就不再艾特一遍了。)
  
  
 0.
  我喜欢你,金。
 1.
  “格瑞!”
  公园的长椅上,一名带着黑色头带的白发少年坐在那里安静的喝着牛奶。在他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一双水晶般紫色的眼眸里如数映着某个金发少年的身影。
  “小心点。”
  一旁戴帽子的金发男孩坐在秋千上开心的笑着。他每一发下力都荡起很高的弧度,偶尔还会松开握着铁链的双手,做出飞翔的姿态。
  他开心的在空中边笑边唤着地上的白发少年的名字,然后听到对方寥寥几字的回答后继续用力荡着。仿佛只要他再用力一些,就能冲上这片天空,像是一只无拘无束的小鸟,欢快的飞翔在这片恬静的晴空之下。
  白发的少年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在忽上忽下的秋千上。他的心里只有一件事,保护他,看着他,永远不想让他受到伤害。
  “金……”少年下意识轻声吐出男孩的名字。
 2.
  “格瑞,明天是七夕节诶!”
  金站在格瑞家门前边敲门边大声喊到。
  格瑞面无表情的把门打开只能看见半个人的空隙,伸手推着面前男孩的头阻止了想要进来的他。
  “格瑞?”金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他。
  “家里有人。”
  “好吧……”金发的男孩有些沮丧的嘟起嘴,但下一秒又恢复了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模样,“格瑞格瑞!明天七夕节,我们出去玩吧!”
  “……”
  “好不好嘛?”
  格瑞内心有点凌乱,他仿佛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
  “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金发的男孩笑的一脸灿烂,从衣兜里掏出来掏出两张门票在他晃了晃。
  “凯莉送我的!她叫我找你一起去,说是明天七夕节特价哦!”
  格瑞看着那两张游乐园的门票良久,又缓缓将目光移到那笑的有点发傻的脸。
  “知道了。”
  淡淡说完,瞬间就把门关上了,任门外的怎么敲都没有再去理会。
  “那,那我明天来找你!别忘了啊!”金边拍着门边大喊着,“明天见,格瑞!”
  “诶呀呀!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慌乱的你呢~”一个身着粉衣短裙的长发女孩笑嘻嘻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从里面的房间里走出来,看着靠着门低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白发少年,“不感谢感谢我嘛~格瑞学委?”
  白发少年抬眼看了看她,最后把目光放在那束红润而富有光泽的大红玫瑰花束上。
  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万年不变的脸上竟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他微微勾起嘴角,浅浅的笑着,不冷不淡的语气对女孩说道:“谢谢你,凯莉。”
  “不谢!明天能看到一场好戏,本小姐就很开心了~”
 3.
  “格瑞我要玩那个!”
  金指着一艘巨大的海盗船,晃了晃身旁的人的胳膊,一脸兴奋的看着他。
  “好。”
  海盗船上,格瑞似乎在他们的斜前方看到两位熟悉的学长在打情骂俏的讨论着什么。
  雷狮:“安迷修!你对本大爷要先玩海盗船有什么意见吗?”
  安迷修:“明明旋转木马那边的人更少一些!咱们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了!”
  雷狮:“废话真多!”
  安迷修:“唔!!!”
  格瑞觉得他不应该再看下去了,于是看向了船下的人群。
  一抹粉红色被他眼尖的捕捉到。
  被发现的女生,笑眯眯的和人招了招手,对人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于是格瑞转回头看着身旁依旧兴奋的金,把人帽子摘下来交给管理员,伸手揉了揉人柔软的短发。眼底尽是无声的温柔与宠溺。
  金被揉的半眯起了眼睛,顺势蹭了蹭人略显结实的手臂。阳光里,金色的短发带上了一层暖暖的热度,蹭的人手臂痒痒的。
  “格瑞……”
  “我在。”
 4.
  格瑞面无表情的脸变的更加冷淡,他任身旁的男孩比之前更加兴奋的拽着他朝那个写着鬼屋的入口走进去。
  “鬼屋鬼屋!是鬼屋诶!听凯莉说挺刺激的!格瑞~我们进去玩一次嘛!就一次!我保证!”金比比划划的站在白发少年的面前,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觉得不够还把两只手拄在下巴那里给人卖萌。
  格瑞瞬间别过头,在人看不见的角度里微红了脸,无声的点了点头。
  看着走在前面的活蹦乱跳加手舞足蹈的人,内心却吐槽道:玩一次就够了,你不会想玩第二次的。
  于是,当在黑灯瞎火的鬼屋里,金扑倒格瑞,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扑在他身上紧紧的抱着他时,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很想笑。
  然后他也明白了凯莉的用意,非常享受在鬼屋里的时光。
  金温热的吐息和时不时发出的惊呼声一直在挑逗着他的神经,然后抱着人腰的手又抱紧了些。
  “别怕,金。”
  “呜呜呜……格瑞……”
 5.
  于是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凯莉看到 便是这样一副画面:
  格瑞身上挂着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紧紧搂着人脖子的金。格瑞的黑色头戴晃晃悠悠的挂在他发胶堆起来的头发上,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淡淡红晕不知道是被人勒的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手上拿着金扑倒他时掉在地上的帽子。
  女生捂着嘴偷笑着。
  后来格瑞带着金去吃冰淇淋,他给金要了哈密瓜草莓甜橙三球的冰淇淋,而自己却只要了两球的牛奶冰淇淋。
  格瑞看了看时间,觉得快差不多了。他在今天里第一次主动牵起身旁金发男孩的手,和他说,他要带他去个地方。
  “诶诶诶?!格瑞,你要带我去哪啊!好玩吗?”
  好玩,反正我觉得非常刺激。
  格瑞没有回答他,一路无言的咬着手里的冰淇淋。每一口都像是在宣泄着什么,又像是在压抑着什么。凉凉的冰淇淋似乎有效的让他冷静了些,也退去了脸上为接下来他想做的事情不小心泛起的红晕。
 6.
  金呆呆地张着嘴看着面前漂亮的喷泉广场,夜晚里各式各样的喷泉带着里面安装的不同的光线看起来别样的光彩夺目。
  “好看吗,金?”
  格瑞走到他身后,轻轻的环住他。个子没有人高的金发男孩正好窝在了他的怀里。
  “冰淇淋要化了哦。”
  白发的少年从人肩膀上面低下头去舔那人手上有些融化迹象的甜筒。
  金才反应过似的不是很大声的惊呼了一下。然后想了想有些无措的问道:“格瑞,你要想吃早说嘛!”
  格瑞没忍住轻笑了一下近距离看着男孩的脸,他觉得这个世界大概再也没有比面前人更可爱的人了。
  “金,我喜欢你。”
  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道。
  他认真又温柔的看着怀里的人。
  那人愣了愣,随即绽开了笑脸,那笑脸好似暖暖的午后挂在云边金色的太阳。
  他的声音像是百灵鸟般可爱活泼又动听。
  他说:
  “我也喜欢你啊,格瑞!”
  
  
  
  
  
  “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
  
 7.
  据说,当时在喷泉后面帮格瑞拿花的凯莉笑成了傻逼。
  
  
  
  
  没错在每一个皮格瑞皮的人眼里,这就是一把切芦荟的刀。金的朋友卡,杀伤力等于十个嘉德罗斯。
  
  格瑞式冷漠……

评论(3)

热度(13)